更多精彩

兵头将尾李木子

2020-01-08 22:18来源:原创投稿 作者:清水一碗 阅读:606

盐田(晒盐之地)离兵营三十多里,守护盐田的就是三十多岁志愿兵李木子。一排三间简陋的青砖瓦房在空旷无人的海边显得那么的清冷和孤寂,门前没有野草更没有树木,一片不大的水泥地不是十分平整,裂口子到处都是,明显是冻裂的。水泥地的东侧堆着两堆草垛似的东西,看上去白花花的像雪,上面用雨布遮住,以为是李木子闲着无聊堆着玩的,摸了一把才知道是盐田里晒出的盐。心里不由得敬佩起李木子来,一个人长年守护着盐田,该有多孤单多清冷多寂寞多无聊,别说电视、手机,连专线电话都没有,报纸都难得一见。热了冷了病了想听个暖心的话语都只能是一种奢侈,有事情汇报也要跑三十多里的路程才能到达营区,逢着连阴雨,只能天天喝酱油汤。你说他伟大,可他是一个平凡的人,他紫铜色的脸上分明写满了岁月的苍桑。李木子的房间十分简单,一床一小灶连张桌子都没有,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,吃饭应该都是蹲着的,吃水靠半个篮球从比篮球大一点的深井里汲出来,咸的跟菜汤一样,环境到底有多恶劣,说句你不大相信的话,连狗都活不下去,听说他立的军功章能别满胸前。

李木子,四川人,离成都不远,反正来自大山里,家乡也十分贫穷。那个年代,在部队能转上志愿兵的,说明在部队表现极为优秀,不然不可能转改志愿兵,一个连队往往只有一个名额甚至没有,看这比例就知道转志愿兵有多难,在老百姓眼里跟吃皇粮差不多,受人爱戴敬人景仰。李木子当了五年兵,因为守护盐田有功,第六年转上了志愿兵拿了工资。也就是说谁去守护盐田谁就可以留队转个志愿兵,这是毅力和品性的较量,就是因为这地方太苦,之前有几个兵也曾信誓旦旦要求守护盐田,有的只呆了一个星期,最长的呆了一个多月,主要受不了那里的风寒和寂寞,只有李木子一呆就是十多年,领导也是看中了李木子的人品,交给他放心,不然转志愿兵怎么也轮不上老实巴交的李木子,这是多少农村兵梦寐以求的好事。

志愿兵一转,李木子自然到谈婚论嫁的年龄,排成队的漂亮姑娘等着李木子去挑选,当兵的挑对象当然多捡漂亮的找,只要漂亮就自然对眼,有的人说的好听叫一见钟情,其实没那回事,给你介绍个母夜叉,看你能否一见钟情?只不过各有所图各取所需罢了。结婚后小日子过的还算幸福恩爱,很快有了儿子,家庭的重任全部落在老婆身上,而李木子一年也就一个月的假期,帮不上家里多少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起初,日子虽然不易,可两人信来信往往前过着,没有发生过大的矛盾。李木子的婚变,坏就坏在李木子的老婆第一次来队。李木子记的是结婚后的第四个年头,儿子已经三岁可以到处跑了,老婆跟他说想到部队玩几天,李木子当然高兴,当兵的没有不喜欢爱人来队的,内里原因你懂的。来队找李木子说是跋山涉水都不过分,路上曲里拐弯得行好几天的山路,从山里出来要骑马走一段,坐船走一段,然后坐汽车、乘火车才能到部队。李木子接到爱人时,爱人已经被车折腾的只剩半条命了,到了营部还不算到站,还要继续行路,就是现在的盐场。当时营部还为李木子准备唯一的吉普车,应该算是挺有面子。到了盐田,他的爱人一看这可望而不可及的鬼地方,连买个东西都找不到去处,女人的事本来就多,也不好说什么,反正呆不下去,再说儿子太小也不适宜那个烈风劲吹的海边,严格来说应当是海里,房间里简陋的不能说,想找个人说话都成了一种奢望,爱人第二天就要求回家,主要是受不了那儿的水,混浊苦咸,一喝就拉肚子,本来生长在灵山秀水之地,虽然穷点却没这么恶劣,一天的功夫人就不成人形了,脸也老了十几岁。爱人回去后再没有给李木子写信,而李木子却一如既往。

李木子有困难从来不找组织,只是一个人闷在心里。发现李木子情况不对的还是营教导员,这一年秋收李木子竟然没有请假回家收秋,要是往年早就请假了。教导员找到李木子了解具体情况,李木子先是不肯说,教导员突然严肃起来,说是对组织隐瞒实情属于欺骗组织。李木子才不情愿地将家里的事和盘托出。那次爱人回去后,就在当年的秋天,他如常请假回去收秋,等他到了家里,才发现有一个小伙子在自家地里忙前忙后,一看就知道与他的爱人不是一般关系,而他的老婆并不避讳,说是请来帮着收秋的,说李木子不在家重活苦活自己做不了,只有请人帮忙。如果单单请人收个秋也没什么,偏偏村子里风言风语,说是爱人跟那个小伙子早就睡一起了,只是瞒着李木子罢了。继而老婆提出离婚,考虑到儿子还小,李木子没有同意离婚。教导员一听这不是破坏军婚么,于是上报军分区政治部要求为李木子申张正义。军分区专门派出人员远赴四川李木子的家乡,找到那个小伙子劝他知难而退,告知他破坏军婚是违法犯罪,道理讲了一大堆,那个小伙子不知进退,宁肯坐牢也不愿意罢手。接着又做李木子老婆的工作,劝她有什么要求尽管向部队提出来,部队考虑把李木子调到好点工作岗位不再看守盐田,希望她能回心转意,可李木子的老婆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。工作一时陷入两难境地。正在为难之时,李木子说还是成全他们罢,老婆也不容易,跟他几年算是遭罪了,看在孩子面上自己主动退出,于是二人协议离了婚。可自那以后,李木子更加的寡言少语。教导员可不敢放松思想工作,一直关心李木子的终身大事,可李木子说是暂时不想找了,等转业后再说吧。营里为了李木子的事还专门召开过会议,把李木子调整回营部,盐田换个人去守护。当营长、教导员分别找李木子谈话时,出乎意料的是李木子死活不愿意,说是自己对那个地方有了很深的感情,一个人呆惯了,并不觉得苦,思想工作到底没有做通,这不,一呆就是这么多年。

我不由得想,当兵十多年里,除了新兵连整个工作就是守护盐田,多无聊多没意思,春天想看一抹绿意都要跑很远的去处,这样的地方可以说此生只能来一次,除了天空就是大海,除了大海便是天空。只能与海鸟切切私语,只能与无语的盐田默默对视,日子该有多寂寞和单调,人生该有多苍白和无趣,想哭的时候都没人听的见,连棵树都不生长的地方,春天该是怎样的一幅水墨画图?人不过是其间的一个活物而已,还不如那些大海中的小鱼小虾活得有滋有味,还不如成群的海鸟那么快活鸣叫,起码它们还有成群结队的小伙伴相生相伴,而李木子连跟人交流的机会都没有。可以说在这里当兵,平安守护就是一种伟大奉献,李木子多少年如一日,这是一种什么样大无畏精神,芦苇的生命本是顽强的,可它也尽量远离咸涩的海岸,不然它活不下来,只有李木子这样的军人才会选择这人迹罕至、寸草不生的地方为祖国放哨站岗……(清水一碗,原名郑国跃,安徽省泗县司法局工作,联系方式:13955778052,凡报刊杂志转载必须经作者同意。)
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

最新发布